当前位置: 首页> > 迪庆文艺 > 正文
用耳朵疼父母
2018年05月28日 09:57       【 】 【收藏】 【打印

小时候,外婆笑眯眯地对我说:“我的这些儿女中,你妈妈是最知道疼父母的。” 当时,我对外婆的话不敢苟同。姨妈、舅舅每次来看外婆,不是带来大张大张的钞票,就是大包小包的补品。而我母亲结婚头十年,手头都很紧,每次来不过是带点自家种的蔬果,帮忙打扫一下卫生。只是母亲嫁得近,来得勤,仅此而已。

外婆还常说:“等你长大了,也要像你妈妈那样会疼父母才行。”我一个劲儿地点头:“我一定努力学习,长大后用大把的钱来疼父母。”外婆摇摇头:“用钱不行,得用耳朵疼父母。”语毕,外婆笑着走开了。

那时,我不明白外婆的意思,只当她是年纪大了,说胡话。

我渐渐长大,考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。由于我从小就和父母关系密切,无话不谈。我时常打电话回家,和父亲谈学习上的困惑,与母亲说与同学相处的难处。他们总能很好地开解我,并给予合理的建议。

而我也会主动问及父亲工作上的事情,以及母亲生活中的琐事。父亲是一名建筑工人,工作很辛苦劳累。每每问起他的工作,他便绘声绘色地跟我说工地上发生的有趣事情,对于他的辛苦常常避而不谈或一笑置之。相比之下,母亲就坦白得多了。我不在家时,十里八乡发生的所有大事小事,她恨不得统统向我汇报一遍。

不管怎样,每次通话后,我感觉我们仨的心情都是愉悦的。

后来,我考上大学,沉迷于丰富的大学生活,就很少打电话回家了。有一年春节,母亲说:“我想把家里的固定电话停机了。”我随口说:“现在大家都用手机了,停了吧!”母亲眼里忽然掠过一丝失落,抚摸着那部电话,没有再说一句话。

再后来,我走上工作岗位,工作十分忙碌,连谈恋爱都要见缝插针地谈,更顾不上打电话回家了。有一次,我在路上丢了手机,想要回原来的手机号码。工作人员要我提供几个最近三个月内联系过的电话号码,那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超过三个月没有回家,也没有给父母打过一通电话,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。

买到新手机,取回原来的号码后,我搭上长途汽车,回了一趟家。父母看到我回来,非常高兴,张罗了一大桌我爱吃的菜。晚饭过后,两人竟争先恐后地向我诉说,这大半年来,他们的所见所闻……

我愣了一下,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外婆曾说的那句话:用耳朵疼父母。这一刻,我终于明白外婆说得不是胡话。她的意思是,要我常回家看看,多用耳朵听父母说话,就像当初母亲常回家陪外婆唠叨,听她发牢骚一样。这才是父母最渴望儿女为他们做的事,这也是疼爱父母的最佳方式!(罗倩仪)


(编辑:拉初)

0
迪庆日报公众微信

0
迪庆藏文传媒公众微信
0
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安卓下载
0
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苹果下载


香格里拉网

0
香格里拉藏文网

云南通·迪庆党政客户端
 
— 相关新闻 —
关键字: 0 0 0
0

中共迪庆州委宣传部主管 迪庆日报社承办 香格里拉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COPYRIGHT 2008 DESIGNNTEND ALL RIGHTS RESERVRD
云新网前审字2008-002、2008-003号 滇ICP备09000927号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滇)字 05号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:(云)字第0090号
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*768 建议浏览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5.5以上
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