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> 迪庆文艺 > 正文
红薯
2018年05月25日 11:47       【 】 【收藏】 【打印

我不知道红薯咋那么多,从学校到村口一片连着一片,好像大人们只会种红薯似的,一路走来,根本见不到别的庄稼。燕林说,东坡的红薯结了,不过,很。??丫?缘阶炝。我和大头听了,都鄙夷地斜了他一眼,从心底里瞧不起他这个没出息的家伙,不是我们嫉妒,是因为他破坏了农村的规矩。我们那里,生瓜梨枣这些东西,都是要成熟了才能吃,不然,就是糟蹋粮食,回去要挨骂的。当然,大人们对小孩们偷吃嘴一点也不反感,只要可以吃了,你尽管吃,但决不能害。

但凡生在农村的孩子,之于红薯来说,可谓恨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。那时间,一天三顿红薯,早上是红薯稀饭,中午是蒸红薯,下午是红薯浆子,吃得人够够的,见都不想见。但人们要活命,再厌也还是要吃的。

春荒是乡下最难熬的时光,青黄不接,唯一可以下肚的就是晒干的红薯片,按大嘴的话说,吃得伤心带够的。燕林不爱吃,家里又没什么可以填肚子,饿得直哭。燕林娘心疼他,便煮了一小碗黄豆汤给他吃。喊他上学的时候,馋得我和大嘴直往肚子里咽吐沫,心想,燕林娘真好,连黄豆种都舍得给他吃,还是家里孩子少了宝贝。

上学的路上,燕林发现了村子里育红薯的地方,我们叫它红薯妈,埋在农家肥里,都发芽了。燕林扒出一个,放在位斗里,上课的时候被语文老师收走了,被他栽在办公室的花盆里,虽然我们一直想把它偷回来,但一直没有机会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生根、发芽、跑藤。我敢说,我们的语文老师一定是位了不起的艺术家,即便是普通的红薯藤子,经他一侍弄,倒蛮有诗情画意的,谁见了都说好。

村子里插红薯分两茬,春天一茬,夏天一茬。星期天,大人们早早地打好红薯领,母亲挖坑,父亲洗水,我挎着筐,一棵棵地插。父亲说,红薯这东西,活性好,只要插到土里,别缺水,它就能乐滋滋地生长开来。

我最不爱干的活就是翻红薯藤子,还要和大人一样,手里握着木杈,把扎了白根的红薯藤子翻到领上去,木杈重,红薯藤也不轻,一会儿工夫,手上就起了泡。燕林从田埂边走过,用眼神示意我跟他到小树林去玩,但他的用意被父亲识破,我干着急,没办法,只好拖拖拉拉地磨洋工。太阳落山的时候,我才在燕林的口哨声里获得自由。

大嘴爷下葬的那天晚上,我发现,田里的红薯花开了。我和大嘴说起这事时,燕林的嘴撇到了裤腰带上,他打死都不信红薯还会开花。我把他俩领到红薯地里进行对质,这两个家伙一个个惊奇得像大猩猩一般,天哪!红薯花、芝麻花、喇叭花,多像。∥抑?浪?┑囊馑,大嘴爷生前就是吹喇叭的,莫非……

我一直认为,收红薯是最惬意的事。大人们砍去红薯秧,用牛一犁,成堆的红薯便露了出来。什么都不用管,只管往筺里拣,拣满了,倒在地上。一堆一堆,真是喜人。燕林说,千万别拣那么净,不然,等到一场大雨过后,大人们让我们再来拣就不好找了。我真佩服这小子的心眼,我怎么就想不到。大嘴说,别听他的,他家的拣得干净得很,让我们留些,才不上当呢。

红薯这东西是要上窖的,上了窖,红薯一出汗,便开始变甜了,生着吃,煮着吃,咋吃都好吃。不过,按照时令,一般要等到打霜之后。我敢说,没有比这时的红薯更好吃的东西了,尤其是烤出来的,或者是在草木灰里烧的。我们那时几乎养成习惯了,煮饭的时候,总不忘在火灰里埋几个出了汗的红薯,软乎乎,甜丝丝的,大人小孩都喜欢吃。

印象里,下红薯粉条是村子里最热闹的一件事。村口支着一口大锅,女人们忙着添柴禾,男人们轮流用手锤漏瓢,热气里,男人们光着脊梁,浑身是汗也全然不顾,吼着号子,快乐的心情像粉丝一样绵长。忙碌之中,他们不会忘记下一些粉鱼给我们吃,燕林说,那几个城里的孩子要命也吃不到这样的美味,只有流口水的份儿。

如今,红薯成了好东西,被称作长寿食物,我们能说什么,也只有笑了……(潘新日


(编辑:安永鸿)

0
迪庆日报公众微信

0
迪庆藏文传媒公众微信
0
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安卓下载
0
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苹果下载


香格里拉网

0
香格里拉藏文网

云南通·迪庆党政客户端
 
— 相关新闻 —
关键字: 0 0 0
0

中共迪庆州委宣传部主管 迪庆日报社承办 香格里拉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COPYRIGHT 2008 DESIGNNTEND ALL RIGHTS RESERVRD
云新网前审字2008-002、2008-003号 滇ICP备09000927号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滇)字 05号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:(云)字第0090号
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*768 建议浏览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5.5以上


0